而抑郁的老人更加敏感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1-16 13:18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今天是国际家庭日,记者昨日采访了解到,尽管人口在增加,但家庭规模却在不断缩小,南京的家庭规模平均2.77人/户。祖孙三代同堂的家庭在南京所占比重不足15%。

31%以上的南京家庭有老年人口,而在这些家庭中,又有近四成是独居老人(或仅与未成年人共同生活)。

婴幼儿主要靠祖辈抚养

三代同堂不足15%

【解读】据了解,现在很多年轻夫妇的家庭分工都是一种模式:丈夫在外忙事业;教育子女的任务由妻子承担。

【解读】在这些独居的老人中,有些是子女在外地或外国打拼,有些是子女去世,还有的因为家庭矛盾处理不好,导致老人独居。一些生理机能的丧失,会让老人觉得无助、无力,容易产生对自己和生活厌倦的情绪,不能及时调节排解,就容易导致抑郁。而抑郁的老人更加敏感,也更容易与子女产生矛盾。(燕宁 刘海燕 苏丽萍)

从家庭结构来看,结构组成日趋简单化。在南京,一代户占38.33%,二代户占46.29%,二者合计约85%。可见祖孙三代同堂的家庭不足15%。

母亲育儿是父亲2.5倍

【解读】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院的一位教授表示,年轻人较为容易接受新鲜的教育理念和观念,但老人却承担着抚养孙辈孩子的重要责任,因此,一旦老人和孩子父母在育儿理念上出现分歧时,就必然导致家庭出现口角和矛盾。

从这份人口资讯上,记者获悉,目前,南京的家庭功能呈现结构性矛盾,主要体现在0-3岁婴幼儿以隔代抚养为主。

南京40%老人独居生活

孩子从情感上乐于亲近母亲。但也有不少教育学家认为,女性自身难以克服的弱点,如较敏感、心理承受力较差等对孩子的抚养教育是不利的,需要利用父亲的养育优势进行弥补。

据悉,根据南京市计生委《人口资讯》上的调研显示,南京母亲育儿参与度达到了父亲的2.5倍,且家务劳动60%以上由女性承担,两性在(家务、育儿等)家庭参与程度上仍有明显差异。

【解读】这样的结果,与目前城市人口的婚育行为不断推后有关。首先,人均受教育水平不断提高,延迟了人们进入劳动力和婚姻市场的时间。其次,家庭组成的时间推后,生育时间也随之推后。这些因素共同作用导致家庭中的成年夫妻(劳动年龄人口)承担社会和家庭责任的年限缩短。

2013年12月28日发布的《南京人口资讯》披露,南京常住人口中有家庭户(以家庭成员关系为主、居住在一处共同生活的人组成的户)237万户,家庭户人口为656万人,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为2.77人,比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的2.92人减少了0.15人。

【解读】南京的家庭户均规模继续缩小。南京师范大学人口学院黄润龙教授认为,南京作为大城市,子女婚后,更倾向于搬出组建小家庭;而在农村或县城,人们则相对倾向于三代同堂的生活。

家庭变小 户均人口2.77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