针对服务业的特别管理措施占比只有一半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1-15 11:11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然而中新社记者发现,在电信传输服务领域,2015版“负面清单”相较于去年,除了在基础电信条件有所规定外,还增加了增值电信业务的限制,同时对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资质作出限制;此外,新版“负面清单”在医疗领域限制的表述由“不允许设立分支机构”变为了“医疗机构属于限制类,限于合资、合作”。

上海官方28日公布了“浦东新区行政权利清单”及“浦东新区行政责任清单”,加上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的2015版负面清单,新上海自贸区便同时拥有了三张清单。专家认为,这三张清单不仅是上海自贸区成熟经验的成果转化,更为日后的自贸区试验明确了方向。

记者在浦东政府网站上看到,“权利清单”中关于权力事项的设定(实施)依据,目前原则上为法律、法规、规章以及浦东综合配套改革文件。每一个事项及对应的行政部门均有详细规定,主要内容包括事项类别、名称、实施主体、实施依据以及办理事项的地点、法定时限、承诺时限等。

上海自贸区目前已完成了扩区挂牌,面积由原来的28.78平方公里扩大至120.72平方公里,几乎覆盖了浦东的主要功能区域,上海官方也于第一时间在浦东推广“权利清单”、“责任清单”,是为上海自贸区在探索政府管理方式转变上的一大创新。

“新版负面清单的一大看点是有关制造业的表述。”上海自贸区管委会副主任朱民表示,2014版的负面清单中,针对服务业的特别管理措施占比只有一半,另外一半针对的是制造业、建筑业等。而发达国家的负面清单条数不仅短,针对的主要是更为复杂的服务业。

除了上海官方发布的两张清单外,2015版的“负面清单”也同样备受关注。相比2014版“负面清单”的139条特别管理措施,2015版“负面清单”减少了17条,并统一适用于四大自贸区。

他说,在新版清单的结构上,大幅减少了制造业在清单中的比例,更符合国际惯例,也标志着中国对于服务业的管理趋向成熟。

2015版“负面清单”条数虽然缩短,但限制更严?对此,上海市商务委副主任顾军表示,2015版负面清单在总体的开放度、透明度上有了明显提高。对于个别限制措施的加严,是符合国际通行规则的,不影响“负面清单”的整体开放。

而“责任清单”的模块设置中,则包括主要职责、行政协同责任、事中事后监管制度、重点行业重点领域监管措施、公共服务导航5个模块,每一个行政主体都有相对应的责任要求。

上海自贸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孙继伟表示,全面推进政府职能转变是上海自贸区下一步的主要工作之一。这两张清单接下来还将不断升级,以进一步优化和推进权力公开透明运行。在探索政府职能转变方面,上海自贸区无疑走在了前列。